平凡是唯一的答案(转)

《平凡之路》是首好歌,触发好多共鸣,自发布之日起已循环听过好多遍,词、曲是那么的搭调,毫不犹豫得给韩寒、朴树一个赞。下面这篇文章是在微信上看到的,直戳心窝,特转过来分享:

一个男神倒下了,另一个男神又站了出来,不,确切的说,是两个。当很多人还在忙不迭补刀芮成钢的时候,朴树回来了,他的身边还站着韩寒,两位比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更让人感觉舒服的男神共同带来了一首歌:《平凡之路》。谈不上是蓄意为之,但这首歌的出现的确讨喜,毕竟朋友圈里正充斥着对芮某人惯有的刚愎自用的口诛笔伐,而朴树和韩寒却低调、温柔地唱上一句:“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”,这感觉就像刚吞下一盘麻辣烫,没什么比补上一口冰啤酒更惬意的了。

朴树的音乐,韩寒的文字,这任何一样都是有足够说服力的,掺在一起,会是怎样呢?我和很多朋友一样,单曲循环播放了很久很久,说实话,谈不上惊艳,但有种熟悉的触感,轻轻拂过心房,一遍一遍。朴树的嗓音,还和十年前《生如夏花》里那样,淡淡的,似乎藏着激情,却满是有质感的忧伤;韩寒的歌词,就和这么多年的博客文章一样,暖暖的,似乎藏着愤怒,却满是有共鸣的感叹。不需要什么琴瑟相和,两个个性迥异的男神只不过用各自擅长的方式,表达出了同一种情感,那就是对成长的领悟,对平凡的向往。仅仅如此,就足够我们在歌声中,变得柔软,感觉若有所失,又有些欣然神往。

听着这首《平凡之路》,不可避免地,我就想到了《平凡的世界》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小说,有段时间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路遥起了这样一个名字?他笔下的那个中国恰在经历最不平凡的一段转变,他笔下的那个孙少平,不仅一点也不平凡,甚至可以说很伟大。其实,我并没有想出答案,直到听到朴树又在耳边一遍遍地唱着“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”,我才顿悟,也许很久以来我一直都没有真正搞懂过,什么叫平凡。

平凡是什么?小的时候,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赞美词:“某某某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伟大的事业”,这里的平凡,听上去似乎令人感动,却不让人向往。现在仔细品味,这种褒美如此强烈,却遮不住一些异样的气味,夹杂着表扬者的恩惠和被表扬者的自卑。这种平凡,从来没有变成过我们的理想,因为它是一种层级错落的状态,伟大是比平凡更高阶的一种人生属性。

但是朴树和韩寒却说:“平凡是唯一的答案”。所以,我可以肯定,他们说的平凡是另一种平凡,因为仅仅是听到他们简单的吟唱,我就已然心有灵犀般,悄然向往。这种值得向往的平凡,究竟是怎样一种平凡?

这种平凡,是一种宠辱不惊的状态。歌里唱到:“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,只想永远地离开;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,想挣扎无法自拔;我曾经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,绝望着,渴望着,哭着笑着平凡着”。人生总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,大起大落,大喜大悲,世界上一秒还像是你的亲人,下一秒就撕下了伪善的面具,亮出了足以撕碎你那点自尊的獠牙。只有经历过这个理想和现实激烈碰撞、成功和失败缠绵交织、希望和失望彼此吞噬的阶段,我们才会在某个瞬间恍然大悟,人生无谓输赢,认真活着才是一种责任,伟大的背后总是藏着一股脆弱的执着,平凡的内里才装得下人生的起起落落。

这种平凡,是一种岁月沉淀的状态。歌里唱到:“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,也穿过人山人海;我曾经拥有着一切,转眼都飘散如烟;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,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”。岁月是一种奇妙的添加剂,我们曾费尽心机去捕捉它的味道,却尝不出半点咸淡;但不知不觉间,它就改变了我们的人生滋味。岁月是公平的,不管曾有过多少虚度挥霍或惜时如金,不管是悔不当初还是心存庆幸,时钟一圈圈地转,最终总会绞碎这所有的区别,凝结成同一种人生的精华,那就是经历。跨过山、穿过海、识遍人,经历过所有值得经历的经历,我们终会明白,伟大只是无稽的短暂,平凡才是沉淀后的永恒。

这种平凡,是一种淡然向前的状态。歌里唱到:“向前走,就这么走,就算你被给过什么;向前走,就这么走,就算你被夺走什么;向前走,就这么走,就算你会错过什么;向前走,就这么走,就算你会……”。我们永远不知道未来会被怎样,当敬仰伟大的时候,我们总是很怕会被怎样,失去远离平凡的机会。当不断被怎样之后,才终于发现,我们能够失去的,只有自己。坚持做自己,哪怕是看似平凡的自己,坚持走自己的路,哪怕是看似平凡的路,未来才是属于自己的未来,才不会由于被怎样而混乱不堪。

人生如水,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。我想,我听懂了朴树和韩寒,虽然《平凡之路》并不惊艳,但这不就是最衬得起它的一种曲风吗?所有我们这些平凡而又曾经不安于平凡的人儿们呀,又怎能不懂朴树和韩寒的心声?就像歌里唱的:“易碎的,骄傲着,那也曾是我的摸样”。

那不仅是朴树和韩寒年轻时的摸样,也是我们整整一代人的摸样,甚至,我可以肯定,那也是中国经济曾经的摸样。当几十年改革开放沉淀之后,中国经济会走向何方?起先,我太过无知,不知道答案;后来,我学了一些,还是找不到答案。年少轻狂的我,曾经以为自己迈进了经济学的门槛,但当我推开经济学的窗,却看不到中国经济的光。于是,我选择了世界经济作为我的学术方向,因为我太迷恋那种貌似有理可依的感觉。再后来,洗掉一些铅华,我又开始默默关心身边的中国经济,每每若有所思,却始终没悟到一句明晰的答案。

直到听到朴树和韩寒,我才突然明白,中国经济的未来也许就是回归平凡。经历过那么多经济周期的起伏,经历过无数次金融危机的洗礼,经历过如此曲折的改革摸索,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不是永续辉煌,而是找到平凡,找到那种在快慢之间荣辱不惊的状态,找到那种在风险激荡间稳稳沉淀的状态,找到那种在改革之路上淡然向前的状态。看似不再慷慨高昂,但这种云淡风轻,就像歌里唱的,也许就是“冥冥中唯一要走的路啊”。

平凡之路,不就是你我脚下的路吗?“你的故事讲到了哪”?
有一种平凡,会让人心驰神往。
by 程实——实话世经

Tags: , , ,       固定链接:http://sychen.org/?p=1313
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