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假期,在一高中同学的婚宴上,分散在中国大地四面八方工作的高中同学们难得聚在一桌。席间聊天才知,好几个在深圳、上海的已回武汉工作,略感惊讶! 稍微仔细想想,会发现这并不奇怪。我们都是出生在一个仅距武汉百公里的城市,武汉是个大学汇集的省会级大城市,考大学那会儿,多数同学选择武汉;毕业后各奔东西,多数跑向北上广深,觉得一线城市机会多;几年后,我们这批85后离而立之年越来越近,定居结婚生子成当下要干的事,父母年龄在增长,逐渐需要照顾;加上高房价的压力,同学们自然会考虑离开遥远的北上广深,自然而然,回到正在中部崛起的大武汉发展成为一个较理想的选择,不管怎样,离家近。 回想当年在校园个个稚嫩的脸庞,再看看现在,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留下的是社会的蹉跎。 我们这一代年青人恰逢赶上房价大潮、毒奶粉、食品安全,注定是不易的青春。 随着阅历增加,会发现武汉是由本地人、多数附近周边城市人、少数远外地人、百万学生组成的大都市。